欢迎来到广东帝博科(ke)技有限(xian)公司官方网站!

听听他们的声音,德国有机硅化工原料资讯

文章(zhang)出(chu)处(chu):东莞市帝博硅(gui)胶制品有限(xian)公司 人气:-发(fa)表(biao)时间:2017-07-14

在这个(ge)已(yi)经不太会(hui)淡定的(de)时代里

一(yi)切(qie)都容(rong)易沸腾、容(rong)易骚(sao)动

在不淡(dan)然的环境下

相信(xin)大家都默认存(cun)在(zai)一个摸不着(zhe)的“旗帜和标杆”

对化工企业(ye)来说也(ye)逃不(bu)开(kai)这个(ge)模式

我们对(dui)德国化工企业的绝对(dui)信任(ren)就是如此

直到巴斯(si)夫德国总部发(fa)生爆炸

人(ren)们开始恐慌,也出现信(xin)任危机(ji)

德国化工企业如何走出民(min)意泥潭

 

《财经》杂志

 

 

  在上世(shi)纪80年代-90年代,德国化工企业也如今日中国般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批评。但通过长期坚持安全环保标准和公开透明的沟通机制,德国化工业最终取得了全社会的信任……

 

  2016年10月(yue)17日(ri)晚,德国化工(gong)巨头巴斯夫(BASF)总部(bu)路德维希港化工(gong)园(yuan)区发生(sheng)了剧烈爆炸(zha)(zha),火灾造成2名巴斯夫消(xiao)防部(bu)门(men)的消(xiao)防员死亡(wang),8人重(zhong)伤(shang),22人轻伤(shang)。爆炸(zha)(zha)是在巴斯夫员工(gong)于管(guan)廊内施工(gong)时发生(sheng)的,爆炸(zha)(zha)引(yin)发火灾,被烧的管(guan)廊中包括含有乙烯(xi)(xi)和丙烯(xi)(xi)产品(pin) 的管道。

 

  消息传(chuan)来,中国化(hua)工业一片震惊。多年来,巴斯夫始终是(shi)全球(qiu)化(hua)工行业安(an)全环保(bao)典范(fan),如此(ci)规模的事(shi)故,且在公司(si)总部发生,在巴斯夫实属罕见。

 

  就在事发(fa)前三天(tian),《财经》记者刚刚参观采访了路德维希化(hua)工园区,听(ting)巴斯(si)夫高(gao)管介绍(shao)了其安全(quan)至上(shang)的理念和(he)公开透明的沟通机制。

 

  巴斯(si)夫(fu)随后实施的应急(ji)响应措施也(ye)正(zheng)如介(jie)绍(shao)所言,在第(di)一时间迅速启动。而公司对事故信(xin)息的公开则更快——早(zao)在中国(guo)各大(da)网站发布(bu)巴斯夫新闻稿之前,《财(cai)经》记者就已收到该公(gong)司公(gong)关(guan)负责人对事故(gu)发生以及(ji)救(jiu)援进展的通报。

 

  中国石油和(he)化学工业(ye)联合会长(zhang)李寿生(sheng)向《财(cai)经》记(ji)者(zhe)指出,巴斯夫对事故的应(ying)急响应(ying)和(he)公共(gong)关系(xi)处理均值得中国同行借(jie)鉴。

 

  多(duo)位接受《财经》记者(zhe)采访的国(guo)内(nei)石化(hua)(hua)行业专(zhuan)家(jia)指(zhi)出,即使像巴斯夫(fu)这种全球化(hua)(hua)工行业安全环保标杆(gan)企业也会发(fa)生事故,但相比中国(guo)石化(hua)(hua)项目面对的尖锐对立(li)和排斥,德国(guo)化(hua)(hua)工企业避免陷入民意泥(ni)潭(tan)的秘诀就(jiu)是(shi)在(zai)各利(li)益相关方(fang)之间,建(jian)立由企业主导的,公开透(tou)明(ming)、互利(li)共(gong)赢的信任体系。

 

  德国化(hua)工企业通过(guo)对内和对外两方面措施(shi)构(gou)建(jian)上述(shu)信(xin)任体系。以(yi)巴斯夫为例,公司对外建(jian)立了社区咨询委员(yuan)会CAP)和应急响应组成的沟通机制,对内则践行携手共创可(ke)持续(xu)发展(zhan)TfS)和责(ze)任关怀(huai)RCGC)以及德国化工产业的可持续(xu)发(fa)展计划(hua)CHEMIE3)等行业自律准则。

 

  中国化工企业在上(shang)述两方面(mian)均(jun)试图接轨德(de)国模式(shi),但诸多中国特色的障碍却让这一过程显得艰难。

 

  透明建立信任

  共16万人的路德维希港分为10个行政区划,与该市隔莱茵河相望的曼海姆市有30万人口。这两个城市在德国都已经属于居民密集的城市。

 

  作为世界工(gong)厂面积最大的化学产品基(ji)地(di),路(lu)德维(wei)希港鲜有事故发生(sheng)。最近(jin)一次火灾是在(zai)11年前的2005年4月,当时因园区安全室中一个氢气瓶泄漏而发生爆炸,导致安全室内起火,致使两名园区消防队员受伤。

 

  上一次致死爆炸(zha)事(shi)故发生在1998年,有两名员工在分离罐分离化学物质时发生了爆炸,受致命伤而死亡。死亡人数最多的事故是1921年的大爆炸,导致600人丧生。

 

  此(ci)次事(shi)故发生时(shi),巴(ba)斯夫大中华区(qu)前媒体负责人(ren)陆斌正在路德维希总部挂职(zhi),她向(xiang)《财经(jing)》记者介绍说,事故发(fa)生后(hou),我们每小时发(fa)一次更新(xin),并(bing)在(zai)园区外设(she)立临时信息帐篷,除(chu)了召(zhao)开新(xin)闻(wen)发(fa)布会,还开通多条居民热线,在(zai)网(wang)站和社交媒体(ti)向本地媒体(ti)发(fa)说明。

 

  第二天(tian)早晨(chen)6点起,巴斯夫的应急沟通团队就开始与各路媒体沟通信息,建议附近居民避免室外活动、紧闭门窗。办公室也有人轮班接电话,回答热线中的诸多疑问和担忧。

 

  除了上述应急响应的传播渠(qu)道,巴(ba)斯夫还独有以(yi)社(she)区为主的沟(gou)通平(ping)台CAP。CAP主要由居住在化工装置周边的、具有代表性的个人组成,旨在于工厂管理层与周边社区居民之间搭建一个开放的对话平台。

 

  在路德维希做了(le)30多年CAP工作的Michael Mattern在事故发生后始终在一线忙着与社区沟通,他认为与邻居沟通和开新闻发布会同样重要,也都要公开透明。并且有些CAP成员已经向他表达了对工厂的同情。

 

  与此同时,远在中(zhong)国(guo)重庆的(de)蒋勇永也开始(shi)紧(jin)张(zhang)忙碌着应急(ji)响应工作(zuo)。身为(wei)巴斯(si)夫重庆项目公关(guan)高(gao)级经(jing)理的(de)他,在事故发生后最紧(jin)迫的(de)任(ren)务就(jiu)是完全透(tou)明地传递(di)信息并解(jie)答(da)疑问。我们(men)(men)要主动告(gao)诉社区邻居们(men)(men)和当地(di)政府部门,巴斯(si)夫总部发(fa)生(sheng)了(le)事故以及近况如何,而不是等他们(men)(men)来(lai)问。蒋勇永说。

 

  巴(ba)斯(si)夫亚(ya)太区兼大中华区总裁(cai)柯迪文博士(shi)此前也曾向(xiang)《财经》记者表示(shi),巴(ba)斯(si)夫解决邻(lin)避(bi)项目社会矛盾的关键是通过透明来获取公众信任(ren),没有这(zhei)点,其(qi)他各种努(nu)力都(dou)是徒劳。

 

  不管事故大小(xiao),居民是否察觉(jue),都公开透(tou)明地交流,让居民随(sui)时知道园区内(nei)的事情。保持这种(zhong)公开透(tou)明一段(duan)时间后(hou),彼此(ci)的信任就(jiu)会逐渐建立。他说。

 

  这(zhei)种透明机制由沟(gou)通平台CAP和应急响应办法组成。CAP于2000年在路德维希成立,是由社区各界人士自发组成的20人左右的沟通平台,无任何立法权和管理权,也无议员等政府人士参与。

 

  世界(jie)各地巴斯夫的CAP成员一般包括:社区各年龄段居民代表、当地NGO代表、医疗界代表和周边其他企业代表。

 

  巴斯夫有(you)一(yi)套制定好的并且每半年(nian)会更新(xin)一(yi)次的文件(jian)。上面有(you)包括政府、社区、媒体、NGO以及员工在内的各利益相关方的名单,一旦巴斯夫分布在全球的任何一个基地发生事故,当地的CAP会立即启动一套类似的应急响应沟通机制——一(yi)(yi)方面包(bao)括(kuo)如何处理事故(gu),另一(yi)(yi)方面包(bao)括(kuo)如何根据影响程度同利益相关(guan)方进行沟通。

 

  沟通的(de)原则是(shi)信(xin)(xin)息(xi)链必(bi)须清(qing)晰畅通,即:发生突发事(shi)故时(shi),负责事(shi)故处理的(de)部门必(bi)须随时(shi)将信(xin)(xin)息(xi)通报(bao)企业传(chuan)播部门,传(chuan)播部门必(bi)须随时(shi)将信(xin)(xin)息(xi)向(xiang)周边邻居和(he)政府以(yi)及(ji)媒(mei)体等公开。上(shang)述信(xin)(xin)息(xi)的(de)传(chuan)递必(bi)须始终清(qing)晰畅通。

 

  中(zhong)国特色:政府比(bi)企业更积极

 

  与国际化工(gong)巨头相比(bi),中国化工(gong)行业坐拥全球(qiu)发展(zhan)(zhan)最(zui)快的(de)经(jing)济体和全球(qiu)最(zui)大的(de)市场,正处于项(xiang)目集中上(shang)马的(de)快速发展(zhan)(zhan)阶段,与公(gong)众(zhong)的(de)沟通(tong)还停(ting)留在粗(cu)放、无序的(de)阶段。

 

  2012年10月,中石化(hua)镇海炼化(hua)分公司拟上马1500万(wan)吨/年炼油和120万(wan)吨/年乙烯(xi)一体化(hua)的扩建项(xiang)目(mu)(mu),引发附(fu)近(jin)200名村民到区政(zheng)府(fu)门前抗议,称项(xiang)目(mu)(mu)距离居民社区过近(jin),其中涉及PX项(xiang)目(mu)(mu)的部分可能对环境造成污(wu)染。

 

  镇海(hai)区政府(fu)回应(ying)称项目符合环评要求后,居民强烈不(bu)满,导致更大(da)规模群体性事件,最终迫使宁波市政府(fu)作(zuo)出坚(jian)决不上PX项目的承诺(nuo)。

 

  继2007年厦门PX和2011年大连PX之后,石化项目已经成为群体性事件的主要针对对象,反映出公民环境意识和权利意识的觉醒,也反映出企业、政府沟通意识、机制的缺失。

 

  事(shi)实上,主(zhu)管(guan)部门对宁波PX项目的环保标准不可谓不高,仅环境质量监测就做了三次。环保部甚至希望镇海炼化砍掉一些有可能产生污染的装置。

 

  但由于中国并(bing)不具备(bei)类似(si)巴斯夫(fu)CAP模式的民众参与平台,单向刻板的信息发布没有给民众公开透明的感觉,导致企业、民众与政府三方面沟通失效。而冲突和对立的根本原因是缺乏信任。

 

  随(sui)着石化项目面临的(de)(de)社(she)会(hui)矛盾(dun)日(ri)益尖(jian)锐(rui),中(zhong)国的(de)(de)化工(gong)企业几(ji)乎都已认识到必须通(tong)过(guo)沟(gou)通(tong)和透明来(lai)化解矛盾(dun)质疑。在(zai)与项目周边社(she)区(qu)的(de)(de)沟(gou)通(tong)上,中(zhong)石化等国内(nei)大型(xing)化工(gong)企业尚(shang)无类似CAP这种专门的沟通机构,但也部分地采用了巴斯夫的一些做法,例如设立热线,鼓励周边居民提供消息、反映情况,有时会把当地政府和居民请来一起开会。

 

  中石化(hua)的部分化(hua)工厂甚(shen)至颇具中国特色地设立了举报奖(jiang)金(jin)”——周围居(ju)民如发现安全隐患或者有穿制(zhi)服的员工(gong)违(wei)反(fan)规定,都可以举报(bao)并获得(de)奖(jiang)金。

 

  2013年(nian)4月8日,中石化集(ji)团(tuan)青岛炼油化工有限公司公示(shi)百万(wan)吨级乙烯(xi)项目环评信息,以征(zheng)求公(gong)众意见。青(qing)岛炼化于2008年6月建成投产,总投资126亿元,是国内第一个单系列千万吨级炼油项目。上述百万吨乙烯项目则是在此基础上投资建设。

 

  公示之后,青岛(dao)炼化公司始终在网上和线下(xia)与(yu)市民保持对话、主动通过官方微博(bo)青岛炼化等(deng)渠道回应疑问,并开(kai)放厂区(qu)供市民参观。部分民意(yi)代表和理性(xing)市民也肯定了炼厂的(de)做法,认为体现了诚意(yi)。

 

  然(ran)而,种(zhong)种(zhong)努力均未能阻止乙烯高致癌青岛(dao)接盘(pan)厦门(men)宁波遗弃项(xiang)目(mu)等观点的(de)传播(bo)。

 

  中国石化项目的(de)立(li)项、审(shen)批、征求意见和(he)其他沟(gou)通(tong)均(jun)由政(zheng)府而非企业(ye)(ye)主导(dao)。青岛炼化在征求意见时,当地政(zheng)府仍为企业(ye)(ye)背书,使(shi)有能力解(jie)读该乙烯(xi)项目的(de)独(du)立(li)专家(jia)无法发声,也导(dao)致不具备专业(ye)(ye)知识的(de)民(min)众不敢相信(xin)政(zheng)府和(he)企业(ye)(ye)。

 

  为争(zheng)取该(gai)项(xiang)目(mu)落地(di)青岛,当(dang)地(di)政府自上世纪90年代便开始努力。某种程度上,政府比企业更希望上这个项目,这也是中国石化企业面临的中国特色

 

  巴(ba)斯夫中国的CAP也同样认识到了自己面对的独特情况,即:任何工作都不可能脱离地方政府,否则会惹麻烦。

 

  该公司重庆项目的CAP在建立之初,这种发动社区的工作方式的确引起当地政府一些疑虑,他们担心万一企业发动起群众但最后没能成功建厂,会造成负面效应。最终巴斯夫打消了政府的疑虑。此后,重庆项目CAP的会议上一般都会邀请当地政府和街道的代表作为观察员来参加。

 

  企业主导是(shi)前(qian)提

 

  专家们认为(wei)(wei),企业主导(dao)是建立有(you)效信任体系的(de)前提。巴斯夫重庆项目即为(wei)(wei)一例,企业以公开(kai)、透明和(he)兼顾各利益相关(guan)方为(wei)(wei)准则,形成了有(you)效的(de)沟通(tong)机制,建立了信任体系。

 

  德国化(hua)工企业能够(gou)主导信任体系(xi)的(de)建立,有其历史(shi)原因。以德国第二大化(hua)工园区(qu)勒沃库森园区(qu)为例。最早的(de)勒沃库森化(hua)工园区(qu)仅(jin)有拜耳(er)集团(Bayer)一家企业,园区管理都是拜耳公司负责。过去的20年间,这里从拜耳的单一工厂发展成为一个欧洲化工园区,赢创工业集团(EVONIK)等大企业纷纷入驻。

 

  因此,这一改变不仅仅在(zai)名(ming)称,更在(zai)内部的结构。对拜耳和周边(bian)居(ju)民来说,这里(li)变成(cheng)欧洲化工园区(qu)也是一个全(quan)球化的过程。

 

  一个日(ri)益发展壮大的(de)(de)化(hua)(hua)工园区会有(you)产(chan)业(ye)链(lian)上的(de)(de)企业(ye)不断入驻。园区会包(bao)含炼(lian)化(hua)(hua)、日(ri)化(hua)(hua)、特种化(hua)(hua)学品等几个细分(fen)行(xing)业(ye)的(de)(de)企业(ye),这些(xie)企业(ye)彼此之间(jian)大都(dou)为上下游(you)关系,有(you)经济(ji)协同性(xing)。例如(ru)制(zhi)造石(shi)英玻璃会产(chan)生盐溶液,它可以用于硅橡(xiang)胶产(chan)品,而电解产品的生(sheng)产中(zhong)会(hui)产生(sheng)氢,氢可以再用在石英玻璃的制造中(zhong)。

 

  勒沃库森化工园区政(zheng)府(fu)关系与社区沟通负责人Christian Zller向《财经》记者指出,拜耳此前并未计划将此处发展成为欧洲工业园,而是在全球化过程中逐步发展成众多企业协同的产业园。因此他们要向邻居们介绍新进驻的企业、新产品。

 

  居民们(men)必须理解才能接受,园区还要向(xiang)政治家们(men)解释,这(zhei)些(xie)企业的到来能为城市带来哪些(xie)益处,我们(men)(众多企业)一起能够成就什么(me)。Zller说(shuo)。

 

  勒沃库森化工(gong)园(yuan)区(qu)建成(cheng)后,负责(ze)社区(qu)沟通的(de)办公室不(bu)再(zai)像拜耳时代一(yi)样(yang)设在厂(chang)区(qu),而是设在了居民(min)区(qu)。Christian Zller每天就到办公室接待各路对园区感兴趣的居民,包括质疑者、好奇者、求职者和寻求支持者,高峰时每天要与80多个人交谈沟通。

 

  此外,巴斯夫的路(lu)德(de)维(wei)希(xi)化工园(yuan)区(qu)也和中国(guo)石化企业的油田、化工厂(chang)一样,初期建设(she)时周(zhou)边一片空(kong)白,巴斯夫修建了(le)员(yuan)工住房,并建立(li)医院(yuan)、学校等基础设(she)施,形成社区(qu),进而扩大(da)为(wei)城市,与中国(guo)的大(da)庆、东营(ying)等城市如出一辙(zhe)。

 

  因此(ci)巴(ba)斯(si)夫在路(lu)德维希(xi)市不仅是一(yi)个普通(tong)的(de)纳税企业,在社区的(de)深厚根基使它有能力来主导沟通(tong)机制乃至信任体系(xi)的(de)建立(li)。

 

  从民众角度看,西(xi)欧有200多年工业文化的积淀,园区周边社区对大工业的外部性有比较成熟的认识和深入的理解。这种积淀已经形成了一种现代工业文化。例如,德国前首相科尔的故乡就在距离路德维希化工园区几公里的地方,但他退休之后仍回乡居住,并不介意紧邻的化工厂。

 

  而在化工(gong)行业(ye)(ye),这种现代工(gong)业(ye)(ye)文明的(de)重要(yao)基(ji)础就是行业(ye)(ye)自律(lv),这也是实现企业(ye)(ye)主导构建信任体系的(de)基(ji)石。

 

  行(xing)业自律

 

  德国(guo)化(hua)工(gong)企业的行业自(zi)律包括国(guo)际化(hua)工(gong)协会联合会(ICCA)发起的工业倡议——“责任关怀RCGC)、德国化工协会倡导的德国化工产业可(ke)持(chi)续发展(zhan)计划(hua)CHEMIE3)和携手(shou)共(gong)创可持(chi)续发展TfS)两个主要部分。

 

  德国化工行业在(zai)上世(shi)纪80年代-90年代也如今日中国般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批评,历经二三十年努力,和谐共处的生态才得以建立。巴斯夫亚太区兼大中华区总裁柯迪文博士认为,相比其他国际化工巨头,巴斯夫的秘诀很简单:安全标准始终如一,而且自己提出的标准自己做到,并且能保持很长时间。

 

  反观(guan)中国,企业和政府制定(ding)的(de)安(an)全标准(zhun)(zhun)或者排放标准(zhun)(zhun)其实比巴斯夫(fu)的(de)标准(zhun)(zhun)更(geng)高(gao)。但如果你要(yao)获得(de)社(she)会的认(ren)同,那么(me)你自己制定的标准自己一定要(yao)做(zuo)到。 柯(ke)迪文对《财(cai)经(jing)》记(ji)者说。

 

  他(ta)预(yu)测,如果中(zhong)国沿(yan)着德(de)国走过的道路(lu)发展,那(nei)么中(zhong)国未来对(dui)环保(bao)的监管(guan)以及(ji)对(dui)化工企业的突击检查和检查出问题后的处理措施都将越(yue)来越(yue)严格(ge)。

 

  而(er)中国化工行业显然正力争接轨德国道路——众多中(zhong)国企业签署(shu)《责任关(guan)怀(huai)全球宪章》(下称(cheng)《宪章》),并申(shen)请加入携(xie)手共创可持续发展TfS) 化学行业倡议就是明证。

 

  2014年,国际化(hua)工协会(hui)联(lian)合会(hui)重(zhong)新修(xiu)订(ding)《宪章》,强(qiang)调全球化(hua)工企业在(zai)维护责任(ren)关怀理念中的(de)责任(ren)和义(yi)务,签署《宪章》的(de)企业不但要在其组织内贯彻(che)责任(ren)关怀理念,而且要为这一理念在全球的推动发挥引领作用。

 

  2015年(nian)9月18日,中石化、中化集团等(deng)430家(jia)中国石油(you)化工相关单位的负责人在上海(hai)签署(shu)《宪章》,敦(dun)促各(ge)方为(wei)达成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等(deng)作出承(cheng)诺。

 

  而TfS是由巴斯夫赢创、汉高等六家化工企业于2011年发起的工业倡议,旨在打造可持续的化工供应链,以协调日益复杂的供应链管理流程,并增进全球商业合作伙伴之间的对话交流。

 

  目前(qian),已有19家公司加入了该倡议,对供应商实行可持续性评估和审计。赢创工业集团首席采购官及TfS主席Ruediger Eberhard向《财经》记者指出,该倡议活动的核心在于,供应商只需完成一次评估或审计,其审计结果就能被所有组织成员所认可。汉高公司相关人士也认为,对希望与TfS成员公司达成商业合作的供应商来说,他们将从该倡议活动中大大受益。

 

  从拜耳公司中独立出来的科(ke)思创(chuang)(covestro)同样看中TfS的价值。公司可持续发展负责人Richard Northcote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可持续发展的三个维度:经济、生态环境和社会紧密相连,而科思创的供应商不仅仅供应在中国的生产,也供应公司在全球的生产,所以TfS对科思创更加重要。

 

  TfS倡议对(dui)供应(ying)商(shang)的(de)规(gui)(gui)范力(li)度很(hen)强,其规(gui)(gui)范轨(gui)迹呈(cheng)树(shu)状向上延伸(shen),即:如果一家(jia)企业(ye)是TfS成(cheng)员的(de)设备或(huo)原(yuan)料(liao)供应(ying)商(shang),那么TfS对(dui)这家(jia)供应(ying)商(shang)的(de)供应(ying)商(shang)也会提出相应(ying)要求(qiu)。因为TfS的(de)目标就是让整(zheng)个(ge)行业(ye)的(de)供应(ying)链提高(gao)可持(chi)续性。

 

  但(dan)也有专业人士指出,这一树状延伸(shen)的(de)供应商规(gui)范模式在(zai)中国很难真正(zheng)落地(di)。因(yin)为这种(zhong)规(gui)范模式不(bu)断延伸(shen),必然会牵涉到有地(di)方政(zheng)府(fu)控股或参股的(de)企(qi)业,从而引发地(di)方政(zheng)府(fu)的(de)干预。

 

  对此,上(shang)述TfS倡议的发起企业表示,任何一家TfS成员企业和其供应商的关系均完全自主,TfS不做强行要求。只要成员企业愿意,仍可与未达标供应商继续签约。

 

  然而(er),在全球化工企业(ye)及供应商均力(li)争加(jia)入TfS之际,拒绝加入和无法达标的企业无疑会被列入黑名单,失去与TfS成员企业做生意的机会。

文章(zhang)转载自网络(有机(ji)硅论坛


此文关键词(ci):硅胶制品,硅橡胶制品,硅胶制品厂,硅橡胶制品厂,东莞硅胶制品,东莞硅胶制品厂

Copyright © 2019 广东(dong)帝博科技有(you)限公司 备案号(hao):

返回顶部